“超级人类”成现实?霍金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10月16日,霍金生前所著《对严肃问题的简短回答》一书发售。霍金在书中暗示,富人不久可以选择编辑他们自己和孩子的DNA,让自己和孩子变成拥有更强记忆力、抗病力、智力和更长寿命的超人。一旦出现基因改造而成的超人,“没得到改造的人类”可能无法与其竞争,将逐渐绝迹,或者变得“不重要”,因此,人类会展开“自我设计”的竞争。

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自身的DNA进行改造,以创造出比现有的人体格更强壮、智商更高的超人,并非是霍金首先提出和关注,而是从遗传、基因和分子生物学不断获得进展和新的发现并介入人们的现实生活后,就一直为人们所高度关注。当“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深入人心时,利用基因编辑来获取更大的竞争优势,完全有可能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尤其是对拥有钱财和权力资源者。或许未来技术成熟后,利用基因编辑将像今天利用整容来增强竞争力一样普遍。

不过,编辑基因创造超人既有可能是杞人忧天,也有可能不是,问题在于人类社会如何管理和应对。

编辑基因以改变后代的质量或创造超人至少有几个环节,一是部分基因编辑,二是胚胎基因编辑,三是把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植入人体以诞生基因改造后的后代(包括矫正了疾病基因的正常人和超人)。现在,研究人员在胚胎基因编辑方面有了一些成果,但离用基因编辑后的胚胎孕育人,无论是创造超人还是根治了疾病的普通人还有很大的距离。

2015年4月,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黄军就副教授等人利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基因剪刀)对人胚胎中会导致地中海贫血的β珠蛋白基因突变成功地进行编辑修饰,希望利用这一方式来根治地中海贫血。尽管试验的胚胎在试验后被遗弃了,但还是引发了全球对编辑胚胎基因的担忧。

2017年9月20日英国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尼亚肯团队在《自然》杂志发表了编辑人类胚胎基因的成果。利用CRISPR/Cas9对胚胎DNA进行精准剪切,关闭了一种名为OCT4的基因,该基因在胚胎发育早期非常重要。

允许编辑胚胎基因但又同时设定条件,是在201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召开首次人类基因编辑峰会上达成的共识。当时,22位各领域的专家组成人类基因编辑委员会,对人类基因编辑进行技术、伦理与监管的全面讨论。2016年2月14日,委员会发表了人类基因编辑报告,明确了人类基因编辑研究的科学、伦理与监管基本原则,提出了可遗传生殖系统基因编辑的10条规范标准。

这些标准的核心是,对胚胎基因(可遗传生殖系统基因)的编辑只有在缺乏其他可行治疗办法时使用;仅限于预防某种严重疾病;仅限于编辑已经被证实会致病或强烈影响疾病的基因等。

说到底,现在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只能用于治疗严重疾病,不能用于增强和改变人的智商和体格,即禁止制造超人。然而,这些标准一方面需要严格执法和管理才能起作用。另一方面,正如霍金所指出,一些有条件的人会无法抵御住诱惑,以编辑胚胎基因来改善人的质量,如提升记忆力、抗病能力和延长寿命,创造更优质的后代。如此,将必然导致超人或优质的人类出现,形成新人种的竞赛,从而摧毁一般人的生存空间,或者使得普通人完全消亡。

这当然是一个两难问题,现实的情况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发展,编辑人类胚胎基因已经不可阻挡,在几乎没有法规限制的国家,临床医生随时可以开始修改胚胎并将其植入孕妇体内以诞生强人和超人,或制造新的人种。而且,一旦任何经过基因修饰的胚胎产下后代后,就可以通过其生殖细胞再遗传给后代,成为一种“种系工程”,产生无穷无尽的子子孙孙超人。

因此,寄希望于严格的法律监控,可能是人们今天和未来唯一可行的控制超人出生并控制人类社会的手段。如果管控不当,霍金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硅谷怪咖异想天开 竟然斥资250万美元想长生不老

硅谷百万富翁SergeFaguet认为,药片、注射和植入物可以把他变成一个超凡脱俗的人。他正致力于用生物黑客技术寻求永生。这真的可以吗?

硅谷百万富翁SergeFaguet认为,药片、注射和植入物可以把他变成一个超凡脱俗的人。

他正致力于用生物黑客技术寻求永生。这真的可以吗?

  花250万美元变得更健康更聪明?

去年9月,硅谷年轻企业家SergeFaguet在科技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我32岁,花了200多万美元在生物黑客上,变得更平静、更瘦、更外向、更健康。他补充说,最重要的是,变得更加聪明,更加精力旺盛,追女孩更加轻而易举了。”

这两点尤其吸引了该网站几十万男性读者的注意,人们对他解决问题的方法充满了钦佩。尽管有些人认为Faguet是个精神病患者。但这篇文章目前有15000次点击率。他的后续文章是关于通过性行为和微剂量提高智力的,已经成为2018年该网站阅读量排行第二的文章。

  人能黑进自己的身体谋求永生?

在他作为一系列国际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或前首席执行官的职业生涯中,Faguet是无情的实用主义者。他的唯一爱好是:生物黑客。生物黑客是一个流行词,它将高科技、健康、抗衰老和科学界结合在一起;从最基本的意义上讲,它意味着对身体或头脑做一些事情,使它们更好地发挥作用。这就像吃东西一样简单。

但是纯粹的生物黑客将自己与那些一心自我提升的普通人区分开来。他们使用超技术的方法,试图用各种技术来理解和“修复”身体:如果人类能“黑”进世界上最复杂的计算机系统,为什么不能“黑”进自己的身体呢?

Faguet打算永远活下去,与机器人融合,成为一个超凡脱俗的人。

  Faguet有不少志同道合者

特斯拉公司的C E O埃隆·马斯克曾多次主张,人类需要成为机器人,才能在不可避免的机器人起义中生存下来,并有望开创一个具有跨信仰精神的时代。

谷歌风投公司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比尔·马里斯也是同道。他推广Calico公司(加州生命公司的缩写),唯一目的是“解决死亡”。去年11月,Facebook前总裁肖恩·帕克这样描述了他对未来的愿景:“因为我是亿万富翁,所以我要获得更好的医疗保健,所以……我将花大约160万美元,成为这个永久领袖阶层的一员。”

虽然Faguet喜欢把自己看作一个叛逆的先锋,但其实他更像是富人世界里永生运动的代表。

“你可能听说过所有做这些疯狂事情的高科技亿万富翁,但你并不真正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对吗?”Faguet说,“因为他们不谈论它。”

这就是他不同寻常之处。他不仅是百万富翁,而且还很坦率地谈论这件事———非常坦率,所以他的一些话令人深感不安。

  生活在监测器和药剂中

有一天的上午11点,在美国加州帕洛阿尔托市的一间凌乱的酒店套房里,记者看到了Faguet。

必须说的是,他看上去并不像超人。无论在任何地方,他都穿着运动服:一件旧的灰色帽衫和一件白色T恤,胡子拉碴的,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阴影。他身高5英尺6英寸,体重69公斤,身体健康。

这天,他在左手食指上戴了一枚O ura智能戒指,来测试自己的睡眠模式。为了提高他已经很完美的听力,他戴着一对价值6000美元的助听器。一个连续测量他血糖水平的监视器,被植入到他腹部的皮下脂肪里,监视器将数据发送到他的智能手机。

此外,Faguet每天都要注射促肌肉生长的激素。

他的房间里有一大袋各种各样的药片,从标准的天然补充剂,比如大蒜胶囊,到各种处方药———SSRI抗抑郁药、雌激素阻滞剂等等。他一天吃60片药剂。

  一周只吃三次食物

每天早上,在例行冥想之后,Faguet吃掉了40片药丸,然后再吃早餐:鳄梨、橄榄油煎蛋、葡萄柚和绿茶。他一天只吃一次食物,一周只吃三次食物,并尽量吃低碳水化合物。

他服用的药物———雌激素阻滞剂可使睾酮增加50%,此外他开始服用甲状腺激素,因为他的甲状腺激素水平低于平均值,甲状腺激素使他的情绪有所改善。他服用二甲双胍,一种用于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因为临床试验表明它是强力的抗衰老药物。他还服用少量的他汀类药物来降低胆固醇,这种药通常只给老年或高危患者服用。Faguet说:“我们的目标是在下一个80年减少心脏病的发作几率。”

  曾从斯坦福大学退学从商

在他十几岁的时候,Faguet从他成长的俄罗斯被送到英国南部的汉普郡,在温彻斯特学院寄宿了两年,这是一所全男生的私立学校。

后来,他入读美国斯坦福大学,随后退学,开始经营自己的视频聊天公司T okBox,然后成立了一家俄罗斯在线订票代理公司O strovuk。

他的成年生活是靠在行李箱边度过的,因为他来往于世界各地,常常住在美国、俄罗斯和远东的酒店里,因为他的公司就在美俄和远东。

他目前正在做一个连他自己也说不出的项目。他告诉记者,说他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想拥有自己的家,他不依附于事物或人。记者问他上一次做非理性的事是什么时候?他看起来很吃惊。是坠入爱河吗?他回答:“哈!我没有把握说是,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黑客行为始于5年前

Faguet对生物黑客行为的兴趣始于5年前。他当时在莫斯科建立了自己的在线旅游公司,这是一份压力很大的工作。

他说,那时的他是一个面对很多挑战的人———焦虑、不安、内向,有体重、注意力、愤怒管理和拖延症等等问题。

“起初,我阅读大量的科学研究文章,了解一些基本的问题。”随后,他进行了一系列生物标志物测试,以确定自己的身体状况。在当地,这种医学测试更便宜,更容易获得。他接受了抗胰岛素、激素水平、微生物状态、毒素、运动能力、体脂、汞和过敏等测试。

“渐渐地,我开始问自己更复杂的问题:怎样才能优化我的荷尔蒙呢?没有医生愿意做有风险的事。我收集了一长串问题,然后去找那些声称知道答案的医生。这几乎是一场考试。”

“我曾接触过更传统的医生,我会说,‘嘿,我希望我的血糖低于27岁时的平均水平。’或者说,‘我的汞数值有点高。我们应该解决这个问题。’传统医生会说,‘哦,汞?你的头发没有掉下来。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等头发脱落时再来,这不是好建议。我不想掉头发,也不想在80岁患上癌症。”

回到美国,Faguet开始组建他的“医疗队”———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的神经学家、心脏病学家、内分泌学家和心理治疗师。他说:“对于想要做预防医学的普通人来说,最大的挑战之一是这类医生太少了。”

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人类致命的疾病是癌症、心脏病和神经退行性疾病,比如阿尔茨海默氏症或帕金森氏症。这些疾病往往会在你生命中的40到50年内发生。当你出现症状时,为时已晚,因为你身体中的不同系统已经运作了几十年。

因此,每隔几个月,Faguet就会进行一次新的测试。他说:“地球上70亿人中,只有不到1000人像我一样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

他的生物黑客行为目前的花费已经超过250万美元(“如果我们不算上投入的时间”),其中大部分花在精英医生上,他们每小时收费500美元。他的医生要证明给他开这么多药是合理的,许多药物已经被批准用于他没有患过的疾病。“他们觉得我会受益。”

  特立独行的生物黑客

生物黑客已经成为一个庞大、多样但以男性为主的全球社区。有朋克生物黑客,他们希望自己看起来像外星人,把耳朵植到自己的背上;还有一些特技生物黑客,比如前美国宇航局生物化学家乔西亚扎伊纳,他给手臂注入了一种增强肌肉的基因;有高效生物黑客,他们就如何减少工作量写畅销书。还有一些生物黑客实际上只是搞小玩意,是关注营养、外貌和健康的人,他们卖超级食品、饮料和药丸赚了大笔钱。

Faguet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目标和情感集中在永生上。他称自己服用了900-1000m cg剂量的iss,从而永久地提高了他的智力。他还使用m dm a,与身在俄罗斯的家人建立感情联系,解决了与同事的分歧。

如果美国出台了新立法,限制基因创新,那该怎么办?Faguet说,没有哪个国家“会告诉我什么时候会死”,“如果他们知道了,我就搬到另一个国家去。”这种超乎法律的态度在硅谷并不少见。

  如果能永生将去探索星球

如果能永生,他将如何处理他的额外岁月?

“最终的、真正的价值在于能够提升自己,使自己变得更好、更聪明,如果活上几百万年,我要去探索其他星球。”他说。

在那之前,Faguet将继续服用他的药片,做他的研究,并戴着他的橙色的、睡眠优化眼镜。

李晨是人工智能AI机器人

李晨是人工智能AI机器人

李晨外表憨厚老实。我擅长看像,他面相有点弱智。
李晨是北京长大的家庭优越北京人,上的是野鸡职——中北京群星艺术学校。

李晨最喜欢送人亲手打磨的心型石头,并谎称山上捡来的。据网友统计有记录的就有十五颗之多,无记录可能更多。屡试不爽,每次泡妞都用同一招。因为其他招都不够好用。

李晨玩过的女人无数,但基本是娱乐圈的女星,什么范冰冰张馨予李小璐,优点是活好不粘人还免费。但他从来不玩圈外的良家妇女,肯定因为被坑过。

终于有一天,他的石头心被前女友和现女友发现了。她们被批发的石头骗了感情,女友甩了他。

终于有一天,泡女星泡出麻烦了。冰冰被抓被罚8亿,李晨为了形象必须力挺,看来一个亿是得要出了,几十年玩女人的钱都吐出来了。

现在的人工智能AI机器人就是李晨这个样子,智商极低,几乎没有因果逻辑推理能力,全靠历史经验大数据。只能用发生过的事情做出判断,而不能用因果来推论没发生过的事。

AI把其实还有用的其他泡妞手段还有良家妇女都排除了,指导人类全部都做一样东西,必定会导致灾难后果。

听说很多程序化股票期货交易都用AI机器人。还有基因编辑和定制婴儿也用AI。

日本拟出台指针 禁止编辑受精卵基因组”定制婴儿”

据共同社30日报道,日本文部科学省与厚生劳动省的专家会议28日就有关将可自由改变生物基因的“基因组编辑”技术用于人类受精卵的指针草案达成共识。使用仅限于以辅助生殖医疗为目的的基础研究,禁止放回人或动物的子宫。

指针最快明年4月实施,希望使用该技术的研究机构将能够接受审查。报道称,“这是政府就人类受精卵基因组编辑首次制定指针。”

指针规定,用于研究的须为不孕不育治疗中剩余的受精卵。仅允许在提供的夫妇接受适当说明并同意的情况下使用。审查将分为两个阶段,首先在提供机构及研究机构的伦理审查委员会实施,然后由文科省和厚劳省把关。

报道称,若将基因组编辑技术应用于受精卵,理论上能够实现符合父母喜好的“定制婴儿”,后代也将继承影响。因此有必要慎重实施。

英媒:研究称出生前重编DNA或能大幅延寿

据参考消息网此前报道,英媒称,根据第一份尝试量化编辑生殖细胞(即卵子和精子细胞)基因组潜在益处的研究,对人们的DNA进行几十项编辑可以大幅延长人们的健康寿命。

据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网站8月30日报道,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生物医学伦理学者克里斯托弗·金吉尔说:“这一研究表明我们可以重新编辑生殖细胞以便人们在老年时可以对抗疾病。”

报道称,人们已经可以通过扫描检测手段来预防由单一变异引发的基因疾病,如囊胞性纤维症等,例如体外受精的胚胎可在植入体内前进行扫描。但是每个人携有数千种基因变体,这不一定引发特定的疾病,但的确影响到发病的风险。改变一个基因也许没什么作用,但是改变许多基因可能会有大不同。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计算科学生物学家罗曼·泰奥·奥利尼克说,这现在还不能通过扫描实现(基因改变),但在未来几十年也许变得可行。例如,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已经被应用于对动物卵细胞进行多项基因改变。

借助AI 人类真的可能活到1000年吗?

[导读]有人对此深信不疑

 

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吗?相信有很多人是这样认为的,反之,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人工智能能够改变我们,或将活得更长久!

第一个生活了1000年的人可能已经诞生了。人工智能公司 SingularityNET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Ben Goertzel 认为,随着超级先进机器预测不同药物与人体的相互作用,未来几年将发生大规模转变。

Goertzel日前在布拉格举办的人类人工智能会议GoodAI上告诉Inverse记者,“我很清楚”研究人员Aubrey de Gray的说法是正确的,即第一个1000岁的人已经活着了。De Gra认为,科学家需要解决七种类型的老化损伤,这将使人们能够接受定期的治疗,以延长其寿命。

“就像Aubrey和我相信的长寿一样,我认为我们可以轻松地多活10年或者20年,或者接受治疗,至少延长寿命5到10年,“Goertzel说。 “一旦你处于那个阶段,那么就会发生一个良性循环。因为一旦有一些疗法可以让使用它的人平均年龄从85岁延长到95岁,那么全世界的人就会兴奋起来。然后你会看到更多的资源和热情进入这种类型的研究,然后就能得到更多的发现。”

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领域。就在本周,埃克塞特大学的一项新研究发现,破坏某些遗传过程可能有助于逆转细胞衰老。有些人在等待新技术,企业家Serge Faguet已经花费25万美元用于生物修复以延长其寿命。

Goertzel的全球AI网络SingularityNET为机器人索菲亚提供动力,智能机器在这个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为它可以模拟和发现变化对身体的影响。Goertzel引用雷帕霉素可以延长实验室小鼠的寿命30%,但是它具有引发免疫系统功能障碍的副作用为例。AI可以预测并理解这些影响,然后提出关键建议,甚至可以让机器自行设计实验。

“随着生物实验室设备的自动化,你将拥有AI自动触发的实验,“Goertzel说。 “所以你可以让AI在酵母上进行一些基因工程,做定向进化实验,你可以根据观察结果和对相应的反馈来观察修饰酵母基因的作用,从而让AI引导微生物研究。现在只有少数人在做这样的事情,但将来规模肯定会变得更大。“

这些进步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它们却可以为向患者提供药物的自动研究铺平道路。

Goertzel说:“现在,AI可以根据患者的身体读数向医生建议如何调节进入人体的药物滴注。问题是,你什么时候选择相信医生的,以及什么时候完全听从AI的。从现在开始可能不会太久。”

不像马斯克(Elon Musk)等一些知名的未来主义者警告过的那样性,AI不会毁灭人类,而是可以将我们的寿命延长十倍。

长生不老并非白日梦 这样的黑科技你愿尝试吗?

人工智能、赛博格、克隆、基因编辑、细胞移植……这一系列新技术都在试图打破人类寿命的极限。

据美国科技媒体Inverse报道,机器人索非亚“大脑”的设计者、美国通用人工智能协会主席本·格策尔(Ben Goertzel)近日表示:“能活到1000岁的人可能已经存在了”。

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毕竟现在能活到100岁以上就很不容易了。不过格策尔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指出,全球无数科学家致力于研究如何对抗衰老,目前的一些前沿技术已经可以做到让人类延长10-20年的寿命,这一领域的发展将非常迅速,长生不老并非白日梦。

格策尔称,在抗衰老领域有两位“科技狂人”——美国可忽略衰老研究工程战略基金会的首席科技官奥布里·德·格雷(Aubrey De Grey)和硅谷实业家谢尔盖·法古特(Serge Faguet)。

他们的探索真的可以帮助人类无限延长寿命吗?

做一名“生物黑客”,一天吃60颗药

现年32岁的法古特是一名“生物黑客”,喜欢拿自己的身体做各种基于生物学和医学的试验研究。

他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为了高质量的延长寿命,他已经花费25万美元用于做测试和吃药,包括抗抑郁药、酮酯、能维持肌肉和骨质密度强度的激素等等。

法古特估算,一天至少要吃60颗不同种类的药。而他一天只吃一顿正餐,一周有三天禁食,生活的非常克制。他的体脂从26%降到了10%,类似于一名运动员的体质。

除了吃药之外,他还给自己的身体配备了各种设备,比如特制助听器,防止自己的听力系统受损。还有智能指环,监测睡眠和运动状态,便于调整实验计划。

法古特推崇硅谷的“精英主义”,他非常认同美国亿万富翁、Facebook首任总裁肖恩·帕克的相关言论:

“我们会活得更长久更有质量,因为我是一名亿万富翁,我能获得更好的医疗保健,所以。。。我很可能活到160岁,成为不朽霸主中的一员。给我们这些亿万富翁额外一百年时间,你能见识到财富差距能到什么程度!”

所以不难理解,法古特为什么要追求更长的寿命。法古特说,他不仅要活得更久,还要变得更聪明、快乐,拥有更强的体能和记忆力。

据《卫报》,有人给法古特写邮件,认为他作为一名“生物黑客”,即使能长寿也没有意义,因为不能“做自己”。

法古特回应:“我不喜欢脆弱的自己,科学告诉人类,我们没有真正的自我。”

改变细胞,永远30岁

人类寿命研究领域的领袖人物奥布里·德·格雷,他是提出人类能够活到1000岁的第一人。

据BBC,德·格雷说,科学家将在20年内找到一种方法完善抗老化治疗。据BBC,德·格雷说,科学家将在20年内找到一种方法完善抗老化治疗。

据《纽约时报》,他指出有7种生物因素影响与衰老相关的细胞损伤以及与年龄相关的疾病,它们包括:组织中的细胞修复速度不足;细胞复制像癌症一样不受控制;细胞的死亡时间过晚;细胞内小型发电厂线粒体遭到破坏;细胞内垃圾的累积;细胞外垃圾的累积;细胞外晶格结构变僵硬。

德·格雷和他在美国可忽略衰老研究工程战略基金会的团队正在开发相应疗法,主要致力于改变细胞。他们认为“干细胞疗法”是重要的技术,可以用年轻细胞替代那些衰老过程中死去的细胞。

他设想的未来是,老年人可以通过接受“恢复青春科技”疗法,把细胞逆转为年轻时的状态。当患者在60岁接受治疗时,他在生物学上能够回到30岁的状态。然后循环重复这一治疗。

“未来将会出现一批诊所,专门提供抗衰老治疗。初期的花费可能非常昂贵,但是随着技术发展,此类治疗的成本将逐渐降低到公众可承受的范围。”德·格雷说道。

关于未来人类寿命究竟有多长的问题,德·格雷认为无法准确预知,因为人类每取得一次重大科学进展,科学家们都将争取到更多时间来完成下一个进展。

“永生”会带来什么问题?

BBC Future曾探讨过这个话题,如果人们都开始延长寿命,会出现什么重大社会影响?

一些人担心寿命延长可能会导致人口过度增长,担忧地球能否支撑庞大的人口规模。还有人认为这会加剧人类社会的不平等。

《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认为,“人类可能会分化为两个主要的等级,一个全新的更先进的精英阶级,很聪明,很富有,也有可能会长生不老。还有一个全新的一无用处的无产阶级,越来越穷地等待死亡。”

据《卫报》,德·格雷认为,人类不能被可能产生的风险束缚住科学的尝试。如果当年类似这类担忧束缚了疫苗和抗生素的研究先驱,那么如今的我们有很多人都不太可能活过40岁。

基因诺亚方舟:测序物种增至6.6万个

一个由50个机构联手的国际财团组建的基因诺亚方舟项目近期宣布,将搜集物种的数量从原先目标的1万增至6.6万个。获得基因序列将保存在开放的网络平台上供人类共享。

科技博客Gizmodo报导,G10K财团组织的基因诺亚方舟项目——脊椎基因工程(VGP),预计投资6亿美元搜集地球上6.6万个脊椎动物品种的基因序列,包括所有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两栖动物和鱼类。来自12个国家50个机构的150多位专业人员参与这一项目。

该项目原计划搜集至少1万个脊椎动物品种的基因序列,但随着基因序列技术的极大发展和成本的降低,G10K决定将搜集的品种增至6.6万,而且每个品种还分别搜集雌雄两个个体的样本。

G10K财团上周在纽约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举行的2018基因组10K大会上宣布了项目的扩容。

会上还展示了代表着五大类脊椎动物的14个新搜集的高质量基因序列,包括大马蹄蝙蝠、加拿大山猫、鸭嘴兽、安娜蜂鸟、鸮鹦鹉(新西兰一种不会飞的鹦鹉,大约仅存150只)、沙漠龟、双纹蚓螈(一种奇怪的无肢两栖动物,长得像蛇)和攀鲈等。

G10K联合创办人之一、圣地亚哥动物园保护研究所的Oliver Ryer说,这个项目将帮助科学家了解物种灭绝、恶性突变、近亲繁殖、遗传瓶颈等问题的原因。

十年前G10K启动之时,其成员完全不知道获得高质量的基因序列做科研之用需要多长时间和多少开支。然而现在他们能够:

● 着重使用长读、非短读测序来获得高质量基因组。意即让每个基因数据块长一些,这样只需数千个数据片段拼成一个基因组;若是短读测序,则需要数百万个数据片段。

● 不再把雌雄序列混合称一个基因组,而是给雌雄体分别测序。

马克斯普朗克分子细胞生物学和遗传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of Molecular Cell Biology and Genetics)的领衔研究员、VGP项目成员之一Gene Myers说,十年后的今天,平均每个脊椎物种测序只需不到一千美元,按照这个趋势继续发展,基因组领域的格局将发生极大变化。

要知道十年前,给一个动物测序就要数百万美元和几年的时间。

G10K召集人、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National Human Genome Research Institute)的Adam Phillippy说,新技术让一项测序可在一周内完成;新物种首次测序耗资约三万美元。

这个项目搜集的所有基因序列将存在“基因组方舟数据库”中,一个在线开放平台上供科研界共享。

编辑胎儿基因让人延寿

新西兰科学家的一项新研究发现,编辑胎儿基因能有效逆转人类疾病和衰老,使人们患癌风险降低一半以上,延寿几十年。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研究员罗曼·提奥·奥利尼克博士及其团队通过个体基因观察评估参试者的患病风险。经计算发现,患某种疾病的风险高于平均水平的人,如果在出生前(胎儿期)就接受基因编辑,健康生活的时间会大大延长。具体措施是,在卵子和精子细胞上使用DNA编辑工具,改变几十个甚至数百个与心脏病、阿尔茨海默病、关节炎等疾病相关的基因,降低胎儿出生后的患病几率。

奥利尼克博士表示,胎儿基因编辑技术有望减小家族病史对人类的影响,其中,最大的好处就是降低癌症风险。高危胎儿患癌几率是正常胎儿的多倍,一旦其基因得到优化编辑,那么癌症风险会降低至少50%,寿命可延长约20年。

研究人员称,胎儿基因编辑技术虽然可使人们抗击疾病的能力大大提升,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不过,除了遗传因素之外,疾病形成还与多种难以控制的环境因素存在重要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