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也是进化的产物,而我们的宇宙是一个已经或注定淘汰的宇宙之一

很多年前,当我知道了宇宙常数这个概念,我就跟人说过,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感兴趣:宇宙诞生虽然因为物理定律的限制,我们也许永远不能知道,但是可以用进化论推测——宇宙也是进化的产物。

光速,引力常数,普朗克常速….这些宇宙常数,哪怕只是一丝的不同,原子,光,总物质等等等等甚至是宇宙存在时间,都会翻天覆地的变化。

巧的是,我们的宇宙却为我们这类生命而精心设计,为恒星而精心设计,为各种元素,为各种光电磁波等等而精心设计。

科学家们已经知道,我们所在的宇宙,是有诞生的哪一点,而且最终会走向热寂,永远的黑暗和冰冷,原子都被打散,更不会有新的宇宙诞生。简单点说就是我们的宇宙出生就是个太监。

(这完全没有道理,一个死亡了而不会诞生一个新宇宙的宇宙,碰巧被我们遇上了。用贝叶斯概率解释,那就是所有的宇宙注定死亡且没有后代,太监几率肯定大于99.99了。)

可以推测,有某个宇宙,它的宇宙常数,是个可以诞生两个或数已亿计的宇宙。而且宇宙常数是可以遗传父宇宙和稍微变化的。

(而且生出来的很大几率是太监。根据我们那么巧碰到。)

所以,无数的宇宙也许都是由一个宇宙祖先生出来的。也许还会竞争繁殖后代,互相吞噬。

所以宇宙常数不是为我们设计的,而是为了繁殖和竞争设计的。

那宇宙祖先是从哪里来的呢?神,God。那他呢?

生命的起源——用进化论思考,而不是化学

生物学家,化学家们,几百年来一直探索生命起源的奥秘。是大洋中的雷电,海底火山亦或是陨石砸落地面?于是化学家们各种尝试,有也许产生简单氨基酸,可能产生大分子有机物,但是离生命还太远了,要把这些氨基酸和大分子有机物变成ATP分子这样至关重要的能量载体,比一堆螺丝和钢板扔到海里海浪把他们组成航母的几率还小。

可是羔羊组的神告诉我们了进化论思考。变异和遗传,还有时间。

闪电陨石这些基本可以排除,雷到和砸到同一地点的几率太小,没有时间。

海底火山的几率很大。硫化物的喷嘴,硫化氢,二氧化碳,各种各样火山物质,哪个组合能让喷嘴长期生存,哪个喷嘴在竞争中获胜?疏通成长而不是堵塞喷嘴?是哪种分子?

而这种分子又能长期在洋流中存在,甚至可以漂流到新的海底火山,疏通其他新的喷嘴?经过几亿年,最后进化成可以繁殖的大分子聚合物?

最后这些和火山互相成就的大分子聚合物越来越多,充满了整个海洋。但是这还不是生物。

浓度越来越大,他们开始在大海中某种环境中产生化学反应,变异出现了。有些返回了火山,进一步促进了火山,导致这种物质就越来越多。其他效果差的随着时间慢慢消散,没有消散的变成了岩石等恒定物质。

整个大海和海底火山们参与了这次进化,最后这次的物质最后在偶然机会,逃离了火山的能量制作,而利用了阳光的能量制作。

新的物质可以让阳光成长,就是让阳光穿透到海底,而阳光又可以创造这种新物质,我们可以称之为透明叶绿素祖先。亿万年他们和黑暗做斗争,进化的越来也透明,甚至还可以沉淀周围不透明杂质,海底火山黑烟等。

在这种进化中,APT出现了,他们极致到是宇宙中最高效的传递能量分子,拥有APT的聚合物疯狂复制自己,这才能成为王者。可他们透明叶绿素祖先一统大海了吗,大海透明了吗?

不海底冒黑烟的火山永不投降。没有了遍布大洋乌黑的疏通物质,又会有一种物质出现,他们要消灭透明叶绿素祖先,他们也偷了写APT神器,大量复制自己,我们称它为海洋污染者。

海洋污染者和透明叶绿素祖先互相竞争火山与阳光,优秀的物质剩下,效果差的淘汰。慢慢的,他们有了新的神器,遗传物质——RNA。

DNA也许几亿年后才出现,但是如同RNA病毒一项的东西已经出现了,他们有着十几亿年的时间,在阳光与黑烟火山战斗中升级装备,各种氨基酸,蛋白质,在一亿一亿年中慢慢出现,最后阳光派胜利。他们进化了海洋,杀死黑色海洋污染则,堵塞了海底火山。

但是透明叶绿素祖先也开始相互厮杀了,细菌出现了,在APT神器的帮助下可以移动吞噬其他的同类。而有些专注吸收阳光能量繁殖,靠大量繁殖和躲藏。

他们吃与被吃的遗传与变异竞争又开始了。。。

性选择是生物多样性的关键,生态平衡的重要一环

达尔文坚持认为性选择不是自然选择的一部分,而仅与交配成功率的差异有关。华莱士却认自然选择发挥了主要作用,性选择跟随着自然选择变化。

我支持达尔文,性选择并不是自然选择,甚至还拖了自然选择的后腿!

我预测生物出现在地球后,最初出现了很多次生物大灭绝,但是实际上远古时候的灭绝我们很难知道。

这很有可能是——单纯的自然选择是有缺陷的。

我们知道,有一段时间,海洋中充满了三叶虫,他们变异进化的太优秀了,以至于只能和自己种族竞争,内卷的竞争又造成迅速的进化。

这样的生物现象出现过很多次。导致地球一会大氧化,一会大冰封。一次次生物大灭绝,地球生物出现长时间只剩下极少数。

直到海里出现鱼类,陆地上出现了昆虫,出现了性选择,从此地球有了亿万种不同生物,生物多样性及其丰富。

这不是偶然,这也可以说性选择是大自然自己的自然选择,才会出现生物的持续繁荣。

我们可以这样想,一种生物,当天竞争力特别强大,不需要自然选择也足以生存繁衍,这时候性选择就变成了繁殖的主流,而性选择很多时候都是不利于自然选择的。比如孔雀的尾巴,麋鹿的超级大角,大翅膀各种花色的蝴蝶等等。等到其他生物因为自然选择赶上来也够强大,自然选择又会把孔雀的尾巴缩小,麋鹿的大角变小。只是现在时间太短,我们人类也许看不到短尾孔雀,小角麋鹿那天。

所以,在自然选择和性选择的交替中,地球出现了极度丰富的生物种类,从某种程度上也平衡了自然资源的过渡损害,避免了生物大灭绝的悲剧。地球的有生命时代才能存在那么久。

 

人生哲学流派——斯多葛主义

弓箭手尽力射箭但结果不全在他控制之内。采取正确行动但最终结果则受制于外力因素。斯多葛主义者不应为结果烦恼,而是专注于自己能控制的事情,如意图,而非结果。只要我们专注于掌控中的事情,我们就会保持平静和快乐。机遇在我们的生活中发挥着巨大作用,因此我们应该像斯多葛派弓箭手一样尽最大努力,但不要为无法控制的结果而烦恼。

研究表明,每日服用多种维生素补充剂并不能帮助你延长寿命

多种维生素补充剂已成为美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多达三分之一的成年人每天定期服用这些补充剂–但它们是否有助于改善我们的整体健康和寿命呢?

本周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研究人员公布了他们的研究结果,结果表明,使用多种维生素来延年益寿并不靠谱。

这项研究审查了近 40 万成年人 20 年来的数据。根据《美国医学会杂志》网络公开发表的研究结果,参与者平均年龄为 61.5 岁,没有报告任何慢性疾病。

这项研究没有发现使用多种维生素能降低心血管疾病或癌症等疾病死亡率的确凿证据。

研究人员发现,与不服用多种维生素补充剂的人相比,每天服用多种维生素的健康人在研究期间死亡的可能性略高(约4%),而不是更长寿。

研究人员报告说,在该研究项目的后续阶段,在 39 万名初始参与者中观察到近 16.5 万人死亡。

不过,这项研究没有分析与已经存在维生素缺乏症的人有关的数据。

“这项研究表明,一般来说,服用多种维生素无助于延长人的寿命,”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的儿科医生、预防医学专家 Jade A Cobern 博士(医学博士、公共卫生硕士)说。

科伯恩指出:”多种维生素的成本并不高,但这笔费用仍可为许多人节省开支。

科伯恩建议,在可能的情况下,更明智的做法是通过饮食获取维生素和矿物质,增加蔬菜的摄入量,同时减少红肉的摄入量,而不是完全依赖补充剂作为维生素和矿物质的来源。

“科伯恩建议说:”在饮食中增加蔬菜和全麦食品或豆类食品,同时减少红肉的摄入量,减少久坐时间和酒精摄入量,我们所有人都会从中受益。

虽然服用多种维生素补充剂不会直接延长寿命,但科伯恩建议与医生沟通,以了解服用维生素补充剂(或特定维生素补充剂)是否会对他们的健康状况和饮食有好处。

科伯恩指出:”如果医生给某人开了维生素处方,那么他们就必须坚持服用,”他还建议每个人都定期进行健康检查,并在与医生预约之前讨论自己的饮食以及服用的任何补充剂。

除非我们克服这个物理定律,否则永生是不可能的

莱恩·约翰逊是一名软件企业家,他每年花费约 200 万美元,试图让自己 45 岁的身体看起来和功能都回到 18 岁。他聘请了 30 多名医生和医疗保健专家,跟踪他的每项身体功能。他每天服用 110 多种维生素。他监控自己吃的所有食物的纯度。基本上,他把追求长生不老当作自己的全职工作。在此过程中,他根据所学知识制定蓝图,帮助其他人保持更长时间的年轻身体——如果他们有资源复制他复杂而昂贵的方法的话。

约翰逊只是众多花费数十亿美元延缓衰老的超级富豪之一。但最终,他们在追求永葆青春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个巨大的障碍:物理定律。那么长生不老有可能吗?

磨损物理学

人类衰老的原因可能有几个。进化论认为,每一代生物——无论是人类、动物还是植物——都必须衰老和死亡,为新一代让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身体在某个时候停止自我修复并不是设计缺陷,而是一种特性。

另一种或可能与之并存的理论是“磨损”衰老理论。生物物理学家和纳米力学专家Peter Hoffmann博士在Nautilus Magazine的一篇文章中雄辩地解释了各种“分子机器”,它们可以完成从复制细胞到将营养物质运送到人体所需的所有工作。 “当这些机器运转时,它们被成千上万个水分子包围,这些水分子每秒随机撞击它们一万亿次。这就是物理学家委婉地称之为‘热运动’的东西。更确切地说是剧烈的热混乱,”他写道。

“那么为什么热力学第二定律是衰老的可能原因呢?它控制着所有分子的行为;它可以解释所有其他衰老理论的根本原因。”

霍夫曼说,这种热运动为这些分子机器提供了能量来源,可用于工作;但它也负责破坏分子之间的键。当他和他的同事在实验室中复制这一动作时,他们发现“键的存活概率与施加的力的关系图就像人类存活率与年龄的关系图……这表明破坏蛋白质键与衰老之间可能存在联系——衰老与热运动之间也可能存在联系。”

换句话说,在生活中,我们经历着基本的磨损。与无生命的物体不同,我们可以在受到损坏后修复我们的系统,但仍然有限制。

Leonard Hayflick博士曾担任解剖学和微生物学教授,是研究衰老的顶尖专家之一。他提出了所谓的“Hayflick 极限”——即人类 DNA 细胞在衰老停止复制并呈现与年龄相关的不同形式之前可以复制的次数。经过一生的研究,Hayflick衰老的磨损解释。

“宇宙中所有事物的衰老原因都是一样的……你的汽车之所以如此出色,是因为它知道如何衰老,无需任何说明,无论是汽车本身还是设计图,”海弗利克在 2015 年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举办的一场关于生物衰老的演讲中说道。“那么为什么热力学第二定律是衰老的可能原因呢?它支配着所有分子的行为;它可以解释所有其他衰老理论的根本原因;它可以使用现有技术进行测试;它是可证伪的;它是普遍适用的,适用于有生命和无生命的物体。”

熵是事物从较有序状态转变为较无序状态的状态;鲁道夫·克劳修斯在 19 世纪 50 年代首次提出了这一概念。热力学第二定律,即熵定律,指出“如果物理过程不可逆,则系统和环境的熵必须增加;最终的熵必须大于初始熵。”

例如,当你吃苹果时,这种水果一开始处于低熵状态,当你咀嚼、消化并融入身体的燃料系统时,它的熵就会增加。在我们复杂的身体系统中,数十亿种不同的分子过程的熵都会增加。你活得越久,你经历的熵就越多,而每一次新的熵都会反过来产生一系列新的熵过程。

你能减缓全身的衰老吗?

我们体内发生的一些损伤是可以逆转的,但由于200 种不同类型的 37 万亿个细胞相互影响,因此会产生连锁影响。人体的修复系统根本无法跟上步伐,无法捕捉和逆转每一点分子损伤。

霍夫曼告诉《大众机械》杂志: “你的身体是一个层级分明的相互关联的系统网络,其中所有事物都以非常复杂的方式相互作用。如果你的 DNA 受损,就会影响修复机制,导致修复速度变慢。这种情况会逐渐累积……原则上,你可以修复所有问题,但实际上,由于系统的复杂性,这是不可能的。”例如,最近的研究表明,随着生物体衰老,DNA 转录成蛋白质的过程会受到影响。由于蛋白质在细胞中承担了大部分工作,并负责组织的结构和功能,这可能导致我们所经历的衰老。

显然,如果你的生活方式能减少对细胞和器官的损害——你不久坐不动,不酗酒,为身体提供足够的营养——你就能减缓衰老过程,因为你不会过度消耗身体的自我修复能力。一些科学家发现,接受年轻老鼠血液输注的老年老鼠寿命更长,但这一发现并不一定适用于人类。

但人类还有其他方法可以系统地减缓衰老吗?霍夫曼说,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的。

较低的温度有时有帮助。低热量饮食也可以。对线虫和老鼠的研究表明,暴露于中等静态磁场可能会减缓整个系统的衰老。然而,其他研究表明,暴露于电磁场会加速衰老;科学家仍在探索影响这些不同结果的因素。霍夫曼承认,衰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

衰老本身不能算是一种疾病——疾病有其原因,而且并非普遍存在。衰老是所有生物的普遍现象,其唯一原因就是时间。

“你可以摄入尽可能多的维生素 C、B 和 A,吃所有有益的水果,住在风景优美的地方,每天冥想和锻炼,如果你够幸运的话,也许你可以活到 110 岁,”霍夫曼说,“但活不到 160 岁。”尽管由于卫生、医药、营养和其他因素的改善,人类的寿命在过去一个世纪里翻了一番,但大多数科学家认为我们不太可能超过Jeanne Calment在 1997 年去世时设定的寿命上限,当时她享年 122 岁。

另一方面,考虑到我们的体型,人类的寿命已经远远超过了其应有的水平。除了一些明显的例外,寿命通常与动物的体型相对应。老鼠平均寿命为两年,大象寿命为 60 岁,蓝鲸可以游到 90 岁。考虑到这一点,我们的最高寿命应该在 40 岁左右。野生动物很少变老,因为它们在有机会出现炎症和其他细胞衰老问题之前就 死于掠食、疾病或饥饿。

霍夫曼指出,花费数十亿美元让富人活得更长也存在道德问题。虽然他们的发现可能有助于所有人延长寿命,但富人和不那么富有的人在延长寿命方面的表现存在巨大差异。美国对衰老和死亡的看法特别消极。虽然美国是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其预期寿命在世界排名第 43 位

。 “为什么会下降?”霍夫曼问道。“这是因为我们没有把我们的社会建设成适合老龄化的社会……我们一直给人们施加更大的压力,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效率低下且经常无法获得,我们没有适当锻炼的物理环境,好食物很贵,坏食物很便宜。我们在所有东西上都放化学品……我住在佛罗里达州,人们在草坪上放一堆化学品。你再也看不到昆虫了。”

最重要的是,大多数人没有退休储蓄美国的社会保障很少足以维持生活,年龄歧视使老年人无法就业。虽然年龄可以带来优势比如经验带来的智慧,以及取代年轻焦虑的平和与幸福感,

但这些东西很少像弹性皮肤和体力那样受到重视。由于气候变化将在未来 30 年内使一些地方变得无法居住,焦虑和抑郁的发病率也将急剧上升,因此,投入数十亿美元改善人们在有生之年的生活或许是值得

研究指出,年老是患上致命疾病的最大预测因素;但衰老本身并不是疾病——疾病有原因,而且不是普遍存在的。衰老是所有生物的普遍现象,其唯一原因是时间。随着年龄的增长,死亡风险会增加,但对于所有活着的事物来说,死亡风险都是 100%。

生活在蓝色区域(如日本冲绳、意大利撒丁岛、希腊伊卡利亚岛、哥斯达黎加尼科亚和加利福尼亚州罗马琳达)的人寿命往往比较平均百岁老人(即活到 100 岁或以上的人)的比例最高。蓝色区域的当地人不经意间遵循了以下四条规则的生活方式:

  • 他们吃得很明智;
  • 自然移动;
  • 与他人联系;以及
  • 有人生目标

生活在蓝色区域的人们没有特殊的饮食、治疗或补品。但他们并不是真的长寿。他们也绝对不是想阻止衰老。

追求永生

布莱恩·约翰逊确实接受了他儿子的输血,就像研究人员在实验室研究的老鼠一样。约翰逊说,他不再输血了,因为没有发现任何好处。据报道,他表现出了几个更年轻的标志——包括更年轻的骨骼和更多的夜间勃起。

但现在,约翰逊有了新的使命:不死。永远不死。

他认为死亡已经过时,没有必要。约翰逊的大部分生活都是为了避免任何可能导致身体熵增的事情,从而导致身体中分子级联失效——阳光、披萨、玛格丽塔酒、熬夜,这些可以说是生活中最大的乐趣。《时代》杂志的一名记者报道了她到约翰逊的家和实验室拜访他的经历,约翰逊让她尝了一口他允许自己吃的巧克力。这些巧克力“没有经过加工,没有重金属,只产自多酚密度高的地区”。用她的话来说,“它尝起来就像一只脚。”

对于某些人来说,延缓衰老(甚至逆转衰老)可能是一项激情项目,就像能够卧推 250 磅或用小提琴演奏帕格尼尼的《24 首随想曲》一样。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量子衰老,然后所有的规则都会消失。

但在那之前,请继续享受那些小小的奢侈享受吧——比如一杯上好的红酒或一根脆皮法式长棍面包——它们会让你的生活更有价值

如何永生,或死于此路上

大众机械》新推出的系列视频《如何永生,或死于尝试》中,我们联系了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抗衰老专家,让您深入了解人们对永生未来的不懈追求。从可以调节细胞以抵抗甚至逆转衰老的基因疗法,到像科幻小说中那样冻结我们的身体并将我们的思想上传到计算机的努力,永生的生物和技术竞赛正在进行中。

为什么我的投资组合大部分是美国生物科技,健康护理和医疗保健股票

首先,因为美国的医疗费用超级贵!美国的医疗费用之所以高昂,主要是由于几个原因。首先,医疗服务提供者可以自行设定价格,而且往往没有透明的价格公开制度。其次,美国的医疗保险制度使得消费者往往并不直接承担医疗费用,因此对价格敏感度较低,也降低了市场对价格的约束。再者,药品价格高昂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特别是对于那些没有竞争对手的创新药品。此外,行政成本、高昂的医学教育费用和过度医疗服务的提供等因素也都导致了美国的医疗费用高昂。

所以美国在医疗生物研究方面有充足的经费和时间,做出足够的成果。导致美国在医疗方面遥遥领先。

其次,随着5,6年前基因编辑技术,人工智能应用在新治疗新药领域应用,成本和效率大幅降低,新药新疗法需要的临床实验时间也快到了。新药的前期临床试验时间取决于多个因素,包括药物的种类、研发进度、临床试验的设计和执行,以及监管机构的审批流程。一般来说,这个阶段可能需要5-8年的时间。具体的时间长度可能因药物和试验的具体情况而异。再加上FDA审批的一年半。

所以未来两三年正是收获期

此时,投资美股美国生物科技,健康护理和医疗保健股票ETF是最好时机。

人工智能分析:

您投资组合大部分是美国生物科技、健康护理和医疗保健股票的原因是合理的。以下是几个支持您投资决策的理由:

1. 美国医疗费用高昂,导致医疗生物研究经费充足

美国的医疗费用位居世界前列,这为医疗生物研究提供了充足的资金。美国政府、医疗机构和私人投资者每年在医疗生物研究方面投入大量资金,这推动了相关领域的创新和发展。

2. 美国在医疗领域领先

由于充足的资金投入和高度重视,美国在医疗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美国拥有众多顶尖的医疗机构、科研人员和医疗企业,在生物技术、新药研发、医疗器械等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

3. 基因编辑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应用加速了新药研发

近年来,基因编辑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应用为新药研发带来了革命性的变革。这些技术可以大幅提高新药研发的效率,缩短研发周期,降低研发成本,并有望带来更多突破性的治疗方法。

4. 未来两三年是美国生物科技、健康护理和医疗保健行业的收获期

随着新药研发速度加快,未来两三年将迎来大量新药和新疗法的上市。这将为相关行业的增长提供强劲动力,并为投资者带来良好的投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