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好文:别嘲笑科技大佬的“长生不老”梦想,忘了火药是怎么发明的吗?

https://www.sohu.com/a/498985630_115602

男人的终极梦想有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享之不尽的金钱、美女、香车、豪宅,第二层次是号令天下的至高权利,第三层次是与天同寿的无尽生命。

这几年一大批互联网大佬未老先退,新动向指向了生命科学这个大赛道,前有陈天桥黄峥张一鸣,后有李彦宏王小川。国外的科技大佬也不甘人后,除了马斯克的躬身入局以外,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及其夫人,甚至捐助了“生命科学突破奖”基金,为生命科学加了一把大火。

值得玩味的是,不少朋友简单粗暴的将“生命科学”和“长生不老”划等号,讽刺科技大佬追求长生不老梦想是痴人说梦。

我倒觉得,没必要嘲笑科技大佬的“长生不老”梦想,想想火药是怎么发明的吧。

《战国策》中记载,汉武帝想长生不老,向民间广求丹药,并且自己亲自研究炼丹。所以从汉武帝时起,炼丹就开始盛行,从此便出现了很多炼丹家。最后长生不死药虽然没有炼出来,却因为炼丹发明了火药,推动了人类社会发展前进了一大步。

炼丹带来了火药这一副产物,生命科学难道就带不来一些新的副产品?比如癌症的攻破、细胞衰老的延长、基因疗法、祖源寻宗等等。

说个近期的例子。我通过23魔方基因提交了我的唾液,本意要测试我的健康状态,没想到一段时间后全国各地的刘氏族人找到我寻宗,这不就是生命科学领域极有价值的副产品么。

上周,凤凰周刊的一位媒体朋友找我,探讨科技大佬追求“长生不老”一事,我们交换了一些观点。我把我的看法以及后续补充分享出来,供参考。

观点一:生命科学不能和长生不老划等号

生命科学涉及到基因学、神经学、细胞学、生理学、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等等诸多学科,生命科学蕴含无数现在我们还无法预知的机会。

截至目前,虽然生命科学还没实现大众眼中的“长生不老”,但已经朝着这个方向有了一些突破进展,甚至已经衍生出来一些副产品。

以基因层面进展为例,除了上文提到的祖源寻宗,在疾病治疗层面也有所斩获。在美国多种基因疗法获批投入使用,成功治疗常见遗传病脊髓性肌萎缩症。中国的刘见桥团队,利用碱基编辑技术修复胚胎中的致病突变,取得了重大突破。

还有很多人关注的延缓衰老,中国科学院也取得了研究进展。中国科学院系统解析了灵长类动物重要器官衰老的标记物和调控靶标,为建立衰老及相关疾病的早期预警和科学应对策略奠定了重要基础。

总之生命科学可以研究的领域和范畴很多,远远不止长生不老。二者不能划等号,这好比我们不能把投资和P2P划等号一样。

观点二:洗去“资本家”标签

在舆情引导下,业内掀起一股痛斥资本之风。这几年,一大批互联网企业家被扣上“资本家”的帽子,人人喊打,成为了现代社会剥削、压榨员工的代表群体。

帽子扣上去了,就很难摘下来,只有戴一顶新帽子,把旧帽子盖住。当我们群嘲互联网大佬“长生不老”不现实时,殊不知对于他们来说“长生不老”这顶帽子远比“资本家”帽子更为安全。

长生不老的底色是生命科学,生命科学经过包装后往往又会和“践行社会责任”“为全人类谋福利”“宏大愿景”挂钩,所以大佬们都很青睐,哪怕做失败了也是加分项。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业整顿后,一大批企业家退出了一线管理。他们的标签正在远离商业,逐步和社会责任、绿色低碳、生命科学、共同富裕等挂钩,这是符合时代大趋势的改变,也是可喜的改变。

观点三:不建议和企业业务关联

生命科学是科技大佬的终极追求,那么大佬们搞生命科学,到底是为全人类造福,还是为了满足企业进一步发展?我的建议是前者。

因为这门学问或者赛道短期内肯定看不到回报,甚至长期也看不到回报,各类项目失败的可能性远大于成功可能性。大佬们愿意为这些看不到短期回报的项目来做投入,就不要想商业回报,也不要想和固有企业业务形成联动,更不能出于一己私利,而是要造福人类。

比如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人。几年前,陈天桥宣布成立10亿美元基金支持脑科学研究,首批将向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亿美元,用于大脑基础生物学研究。

马化腾的思路也类似。腾讯基金拿出10亿鼓励青年科学家,马化腾也认为此举不是为了腾讯的安全,更没有和腾讯业务关联。

当然,过往经验告诉我们,一定会有个别科技企业家打着长生不老或者生命科学旗号,行割韭菜之实,我们相关的投资人和用户一定要擦亮眼睛。

 观点四:资本入局加速行业发展

我们痛斥资本,却忽视了资本原本是中性的,可以作恶,也可以行善。资本进入黄赌毒赛道,就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进入生命科学赛道,就是全人类福音。

有人问互联网大佬和投资大佬的进入对生命科学赛道有何影响?我的回答是加速了行业的发展。换句话说,生命科学原本可能需要30年、50年走过的历程,现在因为一大批资本和大佬的入局,可能5年、10年就完成了。

科技创新行业我们有个名词叫做“花钱买时间”,搞生命科学也可以“花钱买时间”。陈天桥的10亿美元投入已经“买”来了一些成果,资助的研究学者已经发表了数十篇成果,内容涉及到了自闭症、焦虑症、基因工程等。

还有马斯克投入重金的Neuralink公司,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今年4月,Neuralink公司公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有一只猴子接入芯片成功被教导用操纵杆玩游戏的视频,实验开始后体内的芯片就会收集它使用操纵杆时相关的神经活动数据,并进行解码,让猴子能够通过意识来控制鼠标光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