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芯片置入不但强壮还能永生,脱离普通人类

世界首富马斯克在论坛里聊天时,不经意的说起自己的一家脑机接口公司。可以在猴子的大脑中置入芯片,让猴子可以用脑电波来控制游戏的操作。马斯克说:“你看不到植入物在哪里,它是一只快乐的猴子”。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猴子资源。 我们想让他们一起用大脑玩人类的电子游戏。马斯克创立这家公司的最初目的是 为了解决大脑和脊髓损伤, 并通过植入芯片弥补人们失去的能力。 但是现在看来,这可能成为人类医学中的颠覆式创新,还能让人类大脑“升级”, 同时也会使人类在面临未来AI威胁时更具竞争力。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有钱人能够在技术成熟后 最早获得芯片置入,从而变成和钢铁侠一样的超人 不但强壮还能永生,脱离普通人类 科技的发展就是这样, 有无数的正面应用也会有无数的负面结果!

唐奖 生技医药奖

https://www.tang-prize.org/owner.php?cat=11

生技医药奖

唐奖所奖助之「生技医药」领域,表彰具原创性之生物医学及药物研发之科学研究,对于重要疾病之预防、诊断及治疗有明确之影响,以生技医药解决人类疾病的问题,有助于人类健康之增进。

唐奖提供每个奖项领域新台币1千万元研究补助费,进行为期最长5年之研究计画,延伸及推广得主影响力及贡献。

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梁博士为唐奖创办人、国立台湾大学工学院「杰出企业家奖座」。他也是俄罗斯国际工程院第一副院长、俄罗斯工程院院士、俄罗斯国际工程院院士、美国发明家学院院士。

关于唐奖

尹总裁长期致力营建科技创新研发,整合营建机械、預鑄工法及材料,发展出顶尖高效率自动化统包营建整合技术,并广泛应用于高层建筑和高科技厂办施工,对建筑耐震安全及全球竞争激烈的台湾高科技产业有重大贡献,而其技术输出新加坡、中国大陆等地,并普获我国及欧美、日本、俄罗斯等国肯定,其荣誉奖项包含: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SBRAS的荣誉博士(2019年)、俄罗斯工程院尹衍梁勋章(2019年)、美东华人学术联谊会CAAPS终身成就奖(2015年)、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SCE Henry L. Michel Award for Industry Advancement of Research (2010年)、俄罗斯工程勇气勋章(2010年)及工程之光勋章(2008年)等,显见其在科技创新专业之成就及对世界之贡献。尹总裁也获台湾大学、北京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知名大学颁予名誉博士头衔,至今个人已获11国近600件专利。

本诸「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精神,尹总裁以其经营企业所获资源,长期投注于慈善及教育事业,并希望为社会带来正面影响、打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成立唐奖之前,尹总裁陆续设立财团法人纪念尹珣若先生教育基金会、财团法人尹书田纪念医院、光华教育基金会、北京光华管理学院等,承其父尹书田先生对教育的重视,30多年为海峡两岸培育无数高教人才。 2012年再透过唐奖教育基金会设立全球性学术奖项─唐奖,将公益行动扩及世界。

唐奖共设有永续发展、生技医药、汉学、法治等诺贝尔奖未及涵盖的领域,藉由设立奖项鼓励专业人才投入探索21世纪人类所需要的智慧,以顶尖的研究成果及社会实践引领全人类发展,是尹总裁一生最大的梦想。

马斯克——让大脑成为超级计算机

2016 年,马斯克成立了一家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2020年他发布的——三只小猪实验在网友中普及了脑机接口这一理念。

Neuralink通过在脑内植入芯片,一只猴子无需接触手柄,仅凭意念就能操作电脑上的乒乓球游戏。马斯克在社交帐号上宣布:Neuralink 的初代产品将让瘫痪者使用智能手机的速度比使用手指的用户更快。

马斯克还有一个美好愿景是,像电脑一样,让大脑可插入硬盘或者驱动装置,迎来外挂,拥有更大容量和更丰富的功能,成为超级计算机。

这样马斯克就永生不死和他的信徒们有大把的时间遨游火星和宇宙。

霍金——脑机接口和机械身体的早期实验人

霍金问,你最想知道科学界哪个最大问题的答案?

扎克伯格直奔主题:如何才能让人类永生?

那时,他其实已经有了一个答案:脑机接口的终极形式,就是长生不灭,更极客的表达方式叫,数字化的永生。简单来说,借助这项技术,人类的大脑信息可以被提取出来,存储在芯片中,然后植入一个新的躯体,肉体消亡,思想永存。

扎克伯格 Mark Elliot Zuckerberg ——脑对脑直接分享

Facebook 早在 2014 年就收购了当时炙手可热的虚拟现实(VR)头戴设备公司 Oculus。把脑机接口和 VR 技术融合,打造一台自由穿梭于现实和虚拟世界的机器,这就是扎克伯格心中社交的终极形态。

2017 年,Facebook 就宣布正在研发一个系统,让人们用大脑直接打字,速度是用手机打字的 5 倍。

2015 年,小扎与当时还在世的霍金对话。霍金问,你最想知道科学界哪个最大问题的答案? 小扎直奔主题:如何才能让人类永生?那时,他其实已经有了一个答案:脑机接口的终极形式,就是长生不灭,更极客的表达方式叫,数字化的永生。简单来说,借助这项技术,人类的大脑信息可以被提取出来,存储在芯片中,然后植入一个新的躯体,肉体消亡,思想永存。

到 2030 年,人们能用先进的智能眼镜将自己传送到其他人的房屋,就像面对面一样交谈;VR/AR 设备的隐藏优势是减少旅行或上下班时间。

陈天桥——脑科学与游戏的结合

陈天桥给加州理工学院(CIT)捐了1.15亿美元,用于脑科学研究。

去年有一则新闻称:《国内游戏行业首个脑科学研究中心落地,浙江大学与盛趣游戏共建浙江大学传奇创新研究中心》。盛趣游戏是谁?它的前身就是盛大游戏,2019 年 3 月才完成更名。当时有媒体这样定义更名事件:盛大游戏告别陈天桥时代。

真的告别了吗?这家脑研究中心,名称中保留了「传奇」二字,这是陈天桥时代的鲜明印记,将游戏与脑研究结合,更不可避免让人联想到陈天桥的偏好。

关于脑科学与游戏的结合,这位昔日的游戏首富也陈述过其中的逻辑,我真心认为,游戏是最好的娱乐方式,因为它把你的肉体留在世间,把你的思维和行动 upload(上传)到虚拟社区,相当于我在游戏里看到数千万个活生生、赤裸裸的灵魂和思想,在按照特定规则运作。这是我下决心做大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