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Healthy 永远健康基金

https://forever-healthy.org/meet-the-team/

我很感激自己出生在这个时代–个人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云、后个人电脑时代的蓬勃发展。作为一个企业家,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旅程。能够亲身经历这一发展,在德国共同创立和发展几家主要的互联网公司,上市,并资助和指导我们国家一些最令人兴奋的初创企业,是我每天都要感谢的事情。

现在,我们在信息技术领域看到的同样的戏剧性演变正在生物学、纳米技术和医学领域发生。无论我们的技术发展到目前为止有多么壮观,我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更加兴奋。

十多年前,我在建立web.de的过程中,为了甩掉许多赘肉和极其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而开始的个人追求,变成了我的首要任务:利用所有现有的和即将到来的医学知识,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健康。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对健康长寿真正感兴趣的杰出团队。我们对明天的可能性非常积极,我们希望通过加速发展,尽可能地为这个令人惊叹的未来做出贡献。

对我们来说,前景是明确的。

我们已经获得了人类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机会。我们这一代人可能是第一个克服衰老的人,或者至少是第一个将我们的健康寿命延长到极长的时间。

这是一个独特的机会,我们要充分利用。

为了提供一个平台以及追求目标所需的资源,我创建了非营利性的 “永远健康基金会”,将我的风险投资公司Kizoo重新聚焦于年轻化生物技术,并将我个人财富的很大一部分投入到这项事业中。

愿我们都能长命百岁 🙂

迈克尔

科学家正在利用人工智能开发抗衰老药物

随着人工智能(AI)的使用和发展,抗衰老的未来正处于一个新时代。科学家们正在转向那些自己还不能体验到年龄的机器。

人工智能如何改变药物?开发 速度、精度、准确度在这个领域至关重要。

创造一种新药并将其投入市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抗衰老治疗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显示效果,所以这一点尤其重要。问题是,一种药物的专利权从该药物的管道开始,而不是从它向公众提供时开始。测试一种药物需要20年时间,然后看它是否有效。然后我们就没有钱了。

许多公司正在使用人工智能来寻找有前途的药物化合物。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 Atomwise的研究人员想找出是否有任何FDA批准的药物可用于对抗埃博拉病毒。可能的干预目标是一种病毒蛋白上的一个特定点,它需要另一种蛋白来发挥作用。他们认为阻断该受体将阻止病毒进入细胞。在通过询问受体与每组化合物的匹配程度来训练模型后,他们向算法输入了新的化合物并询问这些化合物的匹配程度。他们从7000多个化合物中确定了17个有希望的化合物。
  • Numerate公司正在寻找一种针对阿尔茨海默病的分子,它将与载脂蛋白4兼容。为了生成可用于靶向同一受体的分子公式,他们使用了支架跳跃法。这一过程花费了100万美元。它花了大约9个月的时间完成。他们能够从10000万个化合物中找到10个可申请专利的化合物。其中四个通过了体内测试。
  • 有些药物可能有副作用,但在向公众发布之前的测试中没有发现。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有时这些副作用是不好的,甚至可能是致命的。但是科学家们已经找到了一种方法来避免这个问题。他们使用计算机来预测一种新药是否会有任何不良的副作用。这样一来,科学家们就可以不测试那些永远不会被使用的药品,即使它们是有效的,也可以节省资金。
  • BioAge实验室在搜索新药时采用了不同的方法。他们没有进行深度学习,而是寻找生物标志物。这些是可以用来预测未来衰老的措施。这允许你在实际发生之前评估你的干预措施的有效性。找到降低血压的治疗方法比寻找心脏病发作的治疗方法要容易得多。这是因为可以从较小的样本和较短的时间段内获得统计学上的显著结果。这意味着不太有用的化合物可以更早地被扔掉,而更有前途的化合物可以更快地提供给公众。

迹象表明长生不老的奇点随时到来

这几年对covid的研究,mRNA技术逐渐成熟,分子生物,信息生物学进入了高速发展。但——
进入2022年以来,长寿医学界似乎弥漫着缄默的迷雾。许多大咖进入了沉思状态。
如果你知道奇点理论,就知道在奇点来临前夜,池塘的荷叶似乎只是零零星星,但指数的成长会让它们在一夜之间铺满了整个池塘。
长生不老的奇点,就是延长寿命的速度超过了时间本身。就是每年医学生物学能够延长预期寿命超过一年的那个时刻,就是长生不老的奇点。这大概理论上就是我们可以无限延长寿命。
很多人会问,这有止境吗?
没有。
人的寿命是由基因决定的,而基于破解后有无限可能。大脑填满了可以增加大脑容量,变成大头人。头实在太大又可以编辑基因删除多余记忆。
我们逐渐的从身体器官治疗暂时延长寿命,到改变基因永久延长寿命,再改变基因使其有自动回春的功能。
只是这些也许不是普通人可以获取的。
所以长寿医学渐渐会充满迷雾,大咖们会慢慢进入沉思。

贝索斯等富豪投资延缓衰老公司Altos,细胞重编程技术会是下一个增长点吗?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g3ODMxNjk3MA==&mid=2247501083&idx=1&sn=f5df69af58bfeb193e248059c100ea9c&chksm=cf1719def86090c8775d2010f5fc7dd1c7014c7033be31203bdcc4538fe70d800e0a6fcc99eb&scene=27#wechat_redirect

CB Insights数据显示,生物科技公司Altos Labs(以下简称 Altos)于今年9月8日完成了天使轮融资,其投资人有贝索斯、Yuri Milner 和他的妻子 Julia Milner。根据一份6 月在加州提交的股权披露文件,Altos 已筹集至少2.7亿美元,其中包括一些科技富豪和 VC 。此外,该公司计划在美国旧金山湾区、圣地亚哥、剑桥、英国、日本等地建立多个研究所。

据MIT Technology Review报道,去年10月,一众科学家前往Yuri Milner位于美国加州的住所,参加为期两天的科学会议,会议的主题为如何利用生物技术使人类延长寿命。

此次会议促成了Altos的成立。作为一家初创型生物科技公司,Altos成立的目的是探索如何让人类“长生不老”。该公司的投资人除了俄罗斯富豪Yuri Milner,还有亚马逊公司创始人Jeff Bezos(贝索斯)。

贝索斯在2020 年写给亚马逊股东的邮件中曾透露过自己对于延长寿命的愿景。其中,他引用了生物学家Richard Dawkins的一句话:“避免死亡,是你必须致力的事情。”

这并不是贝索斯第一次投资延长寿命的赛道。早在 2016 年,他投资了一家名为Unity Biotechnology的科技公司,研究如何延缓细胞衰老。据CB Insights数据显示,该公司于2016年10月完成了B轮融资,共募集资金1.16 亿美元。参与此轮融资的投资人包括贝索斯、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Fidelity Investments、BlackPine Private Equity Partners等8家投资机构。

2018 年 5 月3 日,Unity Biotechnology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UBX,市值一度达到了 7.12 亿美元。截止2021年12月8日,该公司的市值为1.08 亿美元。然而,在去年 8 月,公司在抗衰老药物UBX0101研究的第二阶段中宣告失败,导致其市值下跌 60%,公司陷入裁员重组的境地。公司CEO Anirvan Ghosh表示,重组后将专注于眼科和神经科方面的研究。

技术路线:「细胞重编程技术」源自诺奖获得者

与 Unity Biotechnology 不同的是,Altos致力于研究“细胞重编程技术”,即通过向细胞中添加蛋白质,使成熟细胞恢复活力,从而达到延缓衰老、延长寿命的效果。

这项技术最早由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于 2006 年首次提出。他所在的研究团队通过小白鼠的实验,首次利用病毒载体将四个转录因子(Oct3/4、Sox2、Klf4 和 c-Myc,称为“山中因子”)的组合转入体细胞中,使其重新编程而得到了一种类似于胚胎干细胞的细胞类型,又称为诱导多能干细胞(iPSCs)。

 (来源:nobelprize)

2012 年,因为这项开创性的研究,时任京都大学教授的山中伸弥与英国科学家John Gurdon 共同获得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同年,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设计了一种高效安全的新方法,只需利用基因编码的蛋白质就可以生成诱导多能干细胞。这一研究成果有效解决了之前转化效率低的病毒方法,并发布在10 月26 日的《细胞》(Cell) 杂志上。

到了 2016 年,美国和西班牙科学家借助细胞重编程技术,成功逆转小白鼠的一些衰老症状,并将其中患早衰症的小白鼠寿命延长了 30%。如果对应人类年龄,则相当于人类平均寿命延长至 108 岁。

科学家们相信细胞重编程技术应用广泛,其中一项就是可用来延长人类寿命。而Altos 的成立,也是为了研究如何利用重编程技术达到延缓衰老、最终实现延长人类寿命的愿景

但是,这项技术还停留在非常早期的阶段,目前只在动物身上做过研究,还未进入到人体临床试验阶段。

研究团队:百万美元高薪聘用科学家

据悉,Altos以 100 万美元或更高的年薪吸引科学家,并允许他们不受限制地研究细胞老化过程以及逆转该过程的方法。

据MIT Technology Review今年 9 月报道,以混合人类和猴子胚胎研究而闻名的西班牙生物学家Juan Carlos Izpisúa Belmonte以及开发测量人类衰老“生物钟”技术的德国生物统计学家Steve Horvath将加入团队。而因发现成熟细胞可被重写成多功能细胞,获得 2012 年诺贝尔奖的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则将担任 Altos 科学顾问委员会的主席和无偿顾问。

此外,任职西班牙巴塞罗那生物医学研究所的Manuel Serrano向MIT Technology Review证实,Altos 以较现时收入高出五到十倍的薪酬邀请他加入公司的剑桥团队。根据Serrano的说法,Altos 的首要目标并非赚钱,而是了解细胞活化

2013 年,Serrano发表了一篇论文,将山中因子应用在小鼠身上。他发现,根据重编程发生程度的不同,除了部分小鼠显示出组织年轻化的迹象之外,另一些小鼠则分化出畸胎瘤。

这一结果提示了重编程技术的潜在风险

此外,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Steve Horvath也将加入研究团队。据了解,Horvath研究的方向是开发及测量人类衰老“生物钟”技术。

Altos并没有像其他同类型公司一样要求他们在短期内拿出产品或者创造营收。相反,公司向他们承诺可以无拘无束研究细胞老化原理,寻找逆转方法。

业内观点:商业转化仍需时间

细胞重编程技术真的能在抗衰老领域获得巨大收益吗?

哈佛研究人员David Sinclair认为这一领域有独特前景。他的实验室关注于细胞重编程技术是否能让器官和组织恢复活力。去年 12 月,他用细胞重编程技术恢复了老鼠的视力。他说:“投资者已经向细胞重编程领域投资了不少钱,主要目标是让人类身体的部分或者整体恢复活力。“

但是,许多科学家们表示生物重编程技术需要长时间的研究和探索,不能指望一开始就赚钱。甚至一些研究人员开始质疑重编程是否是一项真正可以从数亿美元的商业投资中受益的技术。

瑞士洛桑大学教授Alejandro Ocampo认为该技术不会很快转化成药物。“概念是好的,但炒作太多,它离转化还很遥远,风险很高。”他表示,“重编程技术距离人类疗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一个问题是,重新编程不仅使细胞变得更年轻,而且还会改变它们的特性——例如,将皮肤细胞变成干细胞。这就是这项技术太危险而无法在人身上尝试的原因。”

Altos并非唯一研究延长人类寿命的公司。

Google联合创始人 Larry Page在 2013 年亦宣布成立 Calico Labs专注人类长寿研究,但目前尚未清楚该公司所取得的进展。

巴菲特、李嘉诚近几年热衷于投资 NMN 产品为主的长寿药。2017 年,李嘉诚入股NMN 上游原材料供应商美国ChromaDex 公司,研发抗衰老药物。2019 年,巴菲特旗下供应链服务公司MacLane宣布与美国公司 Herbalmax合作,推出平价“不老药”瑞维拓(Reinvigorator)。

巴菲特、李嘉诚等富豪选择了离商业化更近、技术更远的商业模式。但是,这种商业模式与贝索斯投资的 Altos 相比较,没有能够彻底解决延缓衰老的技术,长寿药也许治标不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