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抗衰老药,长寿药

雷帕霉素

雷帕霉素是第一个发现具有延长真核生物寿限的药物。不过,因雷帕霉素存在强烈的免疫抑制作用,人类服用雷帕霉素存在严重感染的风险。

2009年发现,投喂雷帕霉素的雄性小鼠和雌性小鼠寿限分别延长了28%和38%,最高寿限分别延长了9%和14%。值得注意的是,9月龄和20月龄小鼠运用雷帕霉素的效果相同,而20月龄的小鼠相当于人类年龄的60岁。这表明,对于人类的有效抗衰老治疗可能只需运用于高龄阶段,而非终身。不过,因雷帕霉素存在强烈的免疫抑制作用,人类服用雷帕霉素存在严重感染的风险。因不确定雷帕霉素对于人类是否具有类似的延长寿限的作用,所以研究者警告健康人群不应为此使用雷帕霉素。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B%B7%E5%B8%95%E9%9C%89%E7%B4%A0#%E5%BB%B6%E9%95%BF%E8%80%81%E9%BC%A0%E5%AF%BF%E9%99%90

什么是 NMN?

NMN 中文——烟酰胺单核苷酸,一种天然存在于所有生命形式中的分子。在分子水平上,它是一个核苷酸,是核酸 RNA 的基本结构单位。从结构上看,该分子由烟酰胺基团、核糖基团和磷酸基团组成。NMN 是人体必需分子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 + 的直接前体,被认为是提高细胞中 NAD + 水平的关键方法。

消灭自由基、服用二甲双胍,人类能找到长寿密钥吗?

来源:科技日报

近日,有科学家发表报告称,通过详细分析超过50万人的基因信息以及这些人父母的寿命记录,确认了人类基因组中12个对寿命有显著影响的区域,理论上可以基于研究形成DNA“评分系统”评估人们的预期寿命。

分子生物学的诞生和发展,给了人们探问寿命谜题更精细的工具。然而无论工具如何变化,人类的终极目标却始终只有一个——尽可能长地延长寿命,活到“耆(qí)寿耇(gǒu)老”。

早在魏晋时代就有人寿命极限是120岁的说法,魏晋学者“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在其名作《养生论》中写道:“世或有谓神仙可以学得,不死可以力致者;或云上寿百二十,古今所同,过此以往,莫非妖妄者。”并表示养生有五难:名利、喜怒、声色、滋味、神虑。这与现在说的养生要心态好、管住嘴等也如出一辙。

千百年过去了,人们对于长寿的认知不再局限于感悟和经验主义,而是开启了科学研究和实验探索,然而所有这些,也不能解开如何使人类长寿的谜题,只是离答案更近了一步而已。

对抗衰老就要干掉自由基?从网上流传的“长生仙丹”说起

1月2日,房地产大亨潘石屹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听麻省理工学院专家推荐吃的抗衰老药,据说效果是指甲长得更快了。方舟子随后发文揭开真相,这款所谓“长生仙丹”的有效成分其实是很早就在用的紫檀芪和烟酰胺核糖苷,前者是抗氧化剂,后者是营养素。

目前,被普遍接受的“抗氧化剂能延缓衰老”的说法源自1956年被提出的自由基假说。

假说认为细胞正常代谢过程中产生的自由基对机体有害,积累下来导致衰老。在生物体内发生的化学反应会为生命活动提供能量,而在反应中间会出现活跃的中间产物——自由基,它们能“打断”化学键、搞破坏,让细胞中的多种物质发生氧化,损害生物膜。大量自由基的存在会让体内的酶活性降低、核分子中的共价键分裂。

自由基理论是有实验现象支持的,科学家通过用自由基抑制剂及抗氧化剂可以延长细胞和动物的寿命;人们也发现体内自由基防御能力随年龄的增长而减弱,寿命长的脊椎动物体内的自由基产率低等现象。

然而这些发现只是证明存在自由基,寿命受到影响这个现象,却未说明自由基氧化反应及其产物是怎么引发衰老的,也没有说明什么因子导致老年人自由基清除能力下降。

而抗氧化剂被认为有益长寿正是由于其理论上能够清除自由基。常见抗氧化剂包括维生素A、维生素C、花青素、茶多酚等,但以花青素为例,它在试验中有很强的抗氧化性,吃到人体内之后就很难发生作用。此外,还有一种思路,是利用一些激素希望影响人体内的氧化还原细胞通路,从而增强人体抗氧化的能力,例如褪黑激素,由于其能够活化体内氧化还原系统,因此是抗衰老药物开发的一个很有前途的策略。但无论哪种思路,抗氧化剂或者激素进入身体后如何作用,机理仍旧不清楚。

而另一种营养素的使用,应是配合热量限制的疗法,即在提供生物体充分的营养成分如必需的氨基酸、维生素等,保证生物体不发生营养不良的情况下,限制每日摄取的总热量。1935年首次报道热量限制延长大鼠寿限,几十年的研究还发现热量限制将推迟和降低多种老龄相关疾病如肿瘤、心血管疾病等发病。因此“仙丹”中的营养素并不是长寿的关键,背后的限制饮食、限制热量摄入很可能是长寿的“内功”。

二甲双胍是抗衰未来之星?首个获批临床试验结果仍未知

就如方舟子在《潘石屹吃的“长生仙丹”是什么东西》一文中所说:动物实验结果是不具有证实能力的,这些保健品卖的时候都得声明未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不用于治疗、预防疾病,否则就会被追究责任。

可见目前的保健品能否在人的身上起效,是个未知数,只有经过严格系统的临床试验,被FDA等权威部门审批通过的,才是被试验证明能够真正帮助人类延长寿命的。

“目前明确的抗衰老的药物临床验证是二甲双胍,临床试验终点是寿命延长。”解放军总医院老年医学研究所所长王小宁表示,目前其他抗衰老的临床工作,包括轻断食等,指标还是健康促进和改善衰弱,目前尚无全球共识的年轻化评价指标。

也就是说,二甲双胍是目前少数以“延长寿命”为目标的可能药物,这是由于近几十年的临床表现(以控制血糖使用)为它的抗衰老能力提供了佐证,英国有研究显示,二甲双胍有超过60年临床安全记录,通过一项时间为2.4年、纳入近18万人的回顾性分析显示:接受二甲双胍的糖尿病患者较匹配的非糖尿病患者生存时间增加15%,尽管糖尿病患者更胖、有较多的合并疾病,本应减寿8年。我国科学家也证明长时间、低剂量(与服用二甲双胍的糖尿病患者静脉血中的药物浓度相近)的二甲双胍处理,可延缓人类二倍体成纤维细胞和间充质干细胞的复制性衰老。

2015年底,FDA批准了二甲双胍是否具有延长人类寿命功能的临床科学研究,这是FDA首次批准所谓抗衰老药物的临床研究。

“之所以以前没人做抗衰老临床,是因为以寿命为终点耗时耗费巨大,需要较大的把握来开启临床试验。”王小宁表示,二甲双胍抗衰老的临床试验目前还没有结果,临床试验需要严谨、系统、专门的设计,一般会设一个期限,到达一定期限后,进行揭盲统计。

诸多假说只是盲人摸象?我们很可能正在接近真相

随着分子生物学的进展,衰老假说开始从基于生命体、细胞,向细胞器、染色体甚至基因分子层面深入。

例如染色体层面的端粒假说。该假说指出,端粒是分布于染色体末端的结构,由于细胞每次分裂,端粒区都会缩短,当端粒短到一个极限时细胞就会开启凋亡程序。而癌细胞中有端粒酶,保护癌细胞分裂后端粒不受损失,因此人们试图通过寻找能够激活端粒酶活性的分子,维持细胞活力。

细胞器层面,线粒体和溶酶体的状态也将影响细胞的死亡,例如线粒体在线状时充满活力,而粒状时细胞将凋亡。

而在基因层面,一系列长寿基因及其相关的信号通路逐渐被发现。上世纪90年代,人们发现敲除某个基因,模式动物的寿命会延长,随后科学家通过对一定数量的长寿老人的基因组分析锁定长寿基因,目前FOXO和APOE是最著名的两个人类长寿基因。

近些年,新的衰老细胞假说出现,有科学家表示发现生物体内存在衰老细胞,用方法杀死衰老细胞,就可以焕发青春。

与长寿相关的假说不一而足,有的相互关联,有的相互佐证,不能一一列举。但随着科学研究的进展,很可能会有更多的理论出现。

假说不断,背后是大量生命机理的探索,虽然在化学物质、干细胞治疗、系统疗法等方面并没有脱颖而出的确实成果,但人们对衰老机理的探索很可能正在越来越接近真相。“科学技术的进步,现在可利用的抗衰老科学依据和工具已快速累积,人类已经走在抗衰老的路上。”王小宁同时强调,由于慢病是加速衰老和过早死亡的最主要原因,控制慢病,延缓慢病病程是最靠谱的抗衰老策略。而控制饮食(热量限制),合理运动,心情舒畅,把住腰围是民众最经济、最可行的抗衰老方法。

基因编辑母鸡产下药用鸡蛋,有望使蛋白质类药物价格大幅降低

爱丁堡大学罗斯林研究所(Roslin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对鸡进行了改造。经过改造之后的母鸡所下的蛋里含有丰富的、具有药用价值的蛋白质,可用于蛋白质类药物的生产。这项研究有望在未来使现在昂贵的蛋白质类药物——例如用于抗癌的阿瓦斯汀(Avastin)——的价格大幅下降,使发展中国家的众多患者受益。相关的论文发表在了 12 月 29 日出版的《BMC 生物技术》(BMC Biotechnology)上。

这些经过基因编辑的母鸡产下的蛋里含有两种功能不同的蛋白质。一种是能够刺激受损组织自我修复的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Macrophage-CSF);另一种是具有抗病毒和一定抗癌作用的干扰素 α2a,目前广泛应用于肝炎以及某些癌症的治疗。

之所以选择通过基因工程鸡来生产这些蛋白质,是因为用传统的化工合成方式来生产结构复杂的大分子蛋白质效率很低,成本非常高昂。

“这些蛋白质的生产真的非常昂贵,因为你没有办法在化学实验室里合成它们。你需要一个生命系统来制造它们,因为蛋白质是非常大的分子,非常复杂,它们需要用到细胞里的所有细胞器来生产,并以合适的方式折叠。”这项研究的参与方之一、爱丁堡大学的校办企业罗斯林技术公司(Roslin Technologies)的生物化学家Lissa Herron 博士在接受 BBC 采访时说。

“由鸡生产的药物成本无论在哪儿都要比工厂生产低 10-100 倍。所以,我们有望看到生产成本至少降低 10 倍。” Herron说。

此外,相较于其他以生产药物为目的而培育的转基因动物——比如转基因绵羊、山羊、奶牛——来说,鸡具有后代产量更高、繁殖周期更短、饲养成本更低等优势,因此更容易扩大生产规模,降低生产成本。

不同于一般的养鸡场,罗斯林研究所的鸡舍里既有母鸡,也有公鸡。公鸡的存在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是母鸡只有在公鸡存在的情况下才会下蛋;另一方面是公鸡可以通过和母鸡交配,产下同样具有生产药用价值鸡蛋能力的小鸡。

罗斯林研究所的 Helen Sang 教授表示通过传统的交配繁殖后代是一种低成本扩大生产规模的方法:“如果你想要更多的鸡蛋只需要更多的鸡。这就是我们在笼子里养小公鸡的原因——它能够在短时间内产生许多后代。所以如果我们想要扩大药物的供给,我们能够在短时间内生产许多母鸡。”

鸡蛋里面有用的部分是蛋清,生产所需的蛋白质都在这里面。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只需要三个鸡蛋就可以满足生产一份药物的剂量需求。

不过,现在距离源于鸡蛋的药用蛋白质药物上市还有相当的时间,在接受《今日美国》(USA Today)采访时,Herron 表示研制出通过监管要求的药物可能还要花上 10-20 年的时间。

这并不是人类第一次用转基因鸡来生产药物。在 2015 年的时候,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曾批准过一款用于治疗一种名叫溶菌酶脂肪酶缺乏症(lysosomal acid lipase deficiency)的罕见遗传病的药物 Kanuma,这款药物的原材料也来自经过基因编辑的母鸡所下的鸡蛋。

谷歌研究“长生不老药”,勇于挑战“不可能”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向谷歌学习,谷歌的母公司赚了钱就去研究很难实现的东西,(谷歌)还研究长生不老药,它也是为人类社会贡献,把财富转移到探索人类社会的未来去,我们也是一样的。”任正非的这番话耐人寻味。

谷歌研究“长生不老药”,这是早两年的新闻,但这件事经由任正非说出来,影响和意义还是大不一样。“长生不老”不符合科学,“长生不老药”几乎是“痴人说梦”的代名词,历史上的秦始皇、汉武帝都曾因为派人寻找“长生不老药”而致后人嘲笑。谷歌斥巨资研究“长生不老药”,是自己糊涂了,还是纯心忽悠人?

当然不是。谷歌的研究是科学研究,用现代科学技术探索生命科学中未知的领域;而封建皇帝的幻想是他们个人的“神仙梦”。谷歌要研究的也并非人们想象中的那种让人永生不死的药,而是把人类寿命延长至几百岁的药。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纳闷:作为一家全球著名企业,谷歌为什么愿意花巨资去研究“长生不老”这种过去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事?任正非推崇谷歌研究“长生不老”,对我们有什么启迪?

恐怕至少有这么几点。其一,企业要基业长青,必须靠创新。只有永葆创新精神,干那些人家没有想到、或者想到却做不到的事,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才能取得竞争优势,享受超额利润。企业有大小,但再小的企业,也要有自己的“一招鲜”,否则难保不败。企业纵然大到像谷歌这样,也必须每天向着“不可能”的领域探索、冲击,如果企业因为现在日子还过得去,就安于现状,失去“创新的冲动”,就会迟早受到“不冲动的惩罚”,最终被市场淘汰。

其二,科学研究要有“理想主义精神”。科学研究当然要“理性主义”,要有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但也要有点“理想主义”。科研活动本质上是基于一定基础而面向未知领域发起的一种探险活动。如果失去了“想象”,这也不敢碰,那也不敢碰,那就什么科研成果也得不到。事实上,人类科技史的大量成果都是在“想象”“空想”甚至“幻想”的基础上开始并取得成功的。科学研究要敢于“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敢于挑战常识、挑战“不可能”,敢于向未知领域大胆进军,缺失了这种精神,科学研究就会缩手缩脚,成为庸庸碌碌的“跟风者”,最终无所作为。

其三,对待科研要有宽容之心、助力之意和推进之法。政府是科研活动的“后勤部长”。正因为科研工作是一种结果具有较大不确定性的探索性的工作,因而要鼓励向“不可能”冲击,要有宽容失败的“雅量”;正因为科研活动有时候“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因而要鼓励一些“非规划创新”,不能事事都按“规划”来;正因为科研活动常常会失败,因而要建立风险投资机制,设立必要的保险基金,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说到底,不管是科学家、企业,还是政府,都要有创新精神,敢于挑战未知世界、挑战“不可能”。

在今天这个崇尚创新的时代,让越来越多的“不可能”变成可能,让越来越多的创新妙想有实践的空间,显得尤为重要。敢于挑战“不可能”,不仅是科学研究应该秉持的精神,也是做好其他工作应有的精神状态。只有勇于挑战,勇于梦想,敢于奋斗,敢于拼搏,“不可能”才能一步步变成可能,让创新的活力在全社会竞相迸发。

刘庆传 http://xh.xhby.net/mp3/pc/c/201901/20/c586853.html

冲绳人长寿秘诀:与高碳水化合物饮食有关?

千百年以来,全球各地都在寻找“长生不老药”,最近对长生秘诀探索之旅来到了东中国海的冲绳群岛。当地老年居民不仅寿命在全球范围内是最长的,而且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活得非常健康。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冲绳超过100岁的寿星人数。冲绳每10万居民中就有68位百岁老人,是美国同等规模人口的三倍多。即使按照日本的标准(日本为全球平均寿命最高的国家),冲绳人的寿命也是很突出的,与日本其他地区的人相比,冲绳人活过100岁可能性要高出40%。

难怪科学家们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试图揭示冲绳人长寿的秘密,包括他们的基因和生活方式。最令人激动的因素之一近期引起了科学家们的关注,即冲绳人饮食中碳水化合物与蛋白质的比例特别高,尤其是饮食中大量卡路里的主要来源­­——红薯。

悉尼大学研究营养与衰老课题的梭伦-比尔特(Samantha Solon-Biet)说:“这与目前推崇的高蛋白质低碳水化合物的饮食模式正相反”。虽然阿特金斯健康饮食法(Atkins)和原始饮食法(Paleo)很受欢迎,但也没有什么证据表明高蛋白质饮食对身体有长期益处。

那么“冲绳比例”,碳水化合物与蛋白质比例10:1才是健康长寿的秘诀吗?虽然光凭这些观察结果就倡导生活方式的改变还为时尚早,但对人类饮食长时间研究和动物试验获得的最新研究证据表明,冲绳比例假设值得密切关注。这些研究结果表明,低蛋白质、高碳水化合物饮食会引发各种生理反应,保护我们免受癌症、心血管疾病和阿尔茨海默病等各种老年疾病的折磨。冲绳的高碳水化合物低蛋白质比例或许达到了最佳的膳食平衡,从而获得了这些效果。

大部分研究来自“冲绳百岁老人研究”项目(OCS),这项研究自1975年以来一直在调查冲绳老年人口的健康状况。OCS调查范围覆盖了冲绳县内150多个岛屿的居民。到2016年,OCS已经调查了当地1000位百岁老人。

冲绳百岁老人似乎已经延迟了许多常见的衰老影响,他们不会在人生最后时段受到久病折磨,几乎三分之二的冲绳老人直到97岁都能独立生活。这种显著的“老年健康状况”在许多与年龄有关的疾病中也很明显。典型的冲绳百岁老人不会患上典型的老人心血管疾病,其动脉周边不会积累“钙化”的硬块而导致心力衰竭。与其他地区的老年人相比,冲绳最年长的居民患癌症、糖尿病和痴呆症概率也要低得多。

遗传中头奖

鉴于以上结果,冲绳人与众不同是毫无疑问的。但又如何解释这种不同寻常的长寿呢?

遗传运气好可能是一个重要因素。由于岛屿的地理位置特殊,冲绳群岛的居民自古以来处于较为孤立的状态,与外界交流较少,也因此可能拥有一些独特的遗传特征。初步研究表明,这些特征可能包括APOE4基因变异的患病率降低,APOE4基因会增加患心脏病和阿尔茨海默氏症的风险。冲绳人也更有可能携带能够调节代谢和细胞生长的FOXO3基因的保护性变体。这种基因保护性变体会导致身材矮小,但似乎也降低了癌症等与年龄有关的各种疾病的患病风险。

即便如此,遗传运气好似乎也不能完全决定冲绳人的长寿,生活方式也很重要。“冲绳百岁老人研究”(OCS)发现,与其他地区人口相比,冲绳人吸烟的概率很低,而且由于他们主要从事农业和渔业,身体也经常得到锻炼。他们紧密的社区氛围也让居民在老年阶段还能拥有丰富的社交生活。社交生活减轻了人们在面对挑战时的身体压力,有益于增强体质、延年益寿。(相比之下,孤独的感觉与每天吸15支香烟的危害是相等的。)

“延寿药”NMN,是否可以将人类的寿命延长至120岁?

虽说朽迈与逝世亡是每小我无法避免的人生环节,但延伸寿命一向是人们热衷研讨的题目。在朽迈的端粒学说中,美国微生物学家Leonard Hayflick在“海夫利克极限”中指出:人类体细胞正常决裂、分化,进行新陈代谢的决裂极限为56次,到达极限的细胞将分化坏逝世。据此推算人类的极限寿命应为120岁摆布。

跟着科技的快速成长人们迎来了一个又一个寿命革命:抗生素的呈现使人类的均匀寿命由30岁延伸到45岁,疫苗的呈现使人类的均匀寿命由45岁晋升至65岁……然而,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成果显示今朝仅有部门发财国度的均匀寿命才干到达80岁摆布。这是因为情况污染、药物、辐射等外部身分加速了DNA的毁伤,这种毁伤的积聚将加快细胞衰亡的过程,而并非端粒的缩短引起的。是以,若何修复DNA毁伤,从而将人类的寿命由80岁延伸至120岁,已成为当下性命科学的研讨重点及热门。

2013年,哈佛年夜学医学院David Sinclair传授研讨显示,活性物资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既是修复DNA修复的主要原料,又是细胞核与线粒体之间传递旌旗灯号的要害联络因子,然而NAD+在体内的合成量同样会跟着DNA毁伤的积聚而不竭降落。稀有据显示,人体在30岁后其体内的NAD+会急速降落,从而导致人体的DNA修复才能降落,导致DNA毁伤的积聚,继而导致NAD+的进一步削减,终极形成恶性轮回加快朽迈的过程。是以,若可保持体内充分的NAD+供应,坚持DNA的修复才能,即可打破这一恶性轮回,这恰是延缓朽迈的要害。

然而,NAD+的分子量高达662.43,这导致其无法以口服的方法被人体摄取至细胞内予以弥补,是以人体只能经由过程摄取分子量较小的前体物资对NAD+予以弥补。

近年来,经哈佛年夜学医学院David Sinclair试验室及华盛顿年夜学今井真一郎试验室的自力试验验证,NAD+的前体物资NMN(烟酰胺单核苷酸,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可进步机体年夜脑、心脏、血液、肌肉、皮肤等多个脏器内NAD+含量,并可明显克制朽迈引起的新陈代谢降落,进步机体内的ATP含量。

同胞C57BL/6小鼠两年天然朽迈比拟(A:经NMN灌胃小鼠 B:正常对比组)

实在,NMN并非人工合成,而是人体的内源性物资,在很多食品中均含有,但因为其含量较低,人体无法经由过程日常炊事而获得有用的弥补。

而NMN经口服后,可在10分钟摆布敏捷进血并随之散布于全身各器官组织,在30分钟摆布代谢为NAD+,继而修复受损的DNA,延缓朽迈的过程。

由此可见,NMN延缓朽迈的感化是明白的,将其称为“延寿药”并不为过。据查询拜访,正当进进中国市场的NMN弥补剂今朝仅有两种:一种为美国Herbalmax公司的产物瑞维拓(Reinvigorator),其每粒含有NMN125mg、白藜芦醇25mg及巴西莓、美国参皂苷等其他植物提取物,每瓶60粒;还有一种为喷鼻港基因港(GeneHarbor)的产物NMN9000,其每粒含有NMN 150mg,每瓶60粒。两个产物均已获得美国食物药品监视治理局(FDA)的GRAS(食物添加剂的平安性指标)认证。据临床评估显示,NMN的最低有用口服剂量为200mg/天,是以以上两产物均需天天服用两粒以到达修复后果。

须要留意的是,NMN仅为炊事弥补剂,虽暂未发明毒副感化,但也不成过量服用,亦不克不及取代药物应用。因为其为还原性物资,光照及高温易使其氧化掉效,故在开封前建议常温避光保留,开封后建议2-8℃密封保留。

诚然,NMN今朝的药效学材料仅为动物试验、细胞试验、人体功效、生化、基因检讨等成果,因为其上市较晚,且人体朽迈、保存周期等临床察看指标需耗时几十年且难于察看,故NMN抗朽迈、延伸保存周期简直凿证据还有待进一步考据。别的,NMN的服用周期也尚未明白,是需天天服用仍是一年服用几个疗程都尚未有定论,这皆是对NMN的研讨中有待解决的题目,看宽大读者切勿盲目服从商家的夸张宣扬,理性花费。

近年来,肿瘤免疫治疗范畴成长敏捷、如火如荼,越来越多的新方式、新技巧为肿瘤治疗供给了浩繁选择。为知足临床需求、开辟基因与细胞治疗的新范畴,在北京世纪坛病院引导及相干部分的鼎力支撑下,临床基因与细胞工程中间就此成立,并自美国引进了国际上最早从事CAR-T与TCR-T研讨、开辟的专家与团队,带头人钟晓松传授曾先后在基因与细胞治疗前驱斯隆-凯特琳(MSKCC)Dr. Michel Sadelain试验室和美国癌症研讨所(NCI) Dr. Steven A Rosenberg试验室担负研讨员和高等研讨员,曾介入Yescarta的重要设计工作,是第三代CAR-T的发现人及国际上最早提出与证实用干细胞样记忆T淋巴细胞(Tscm)作为不朽的效应细胞治疗肿瘤和疫苗有用起源的学者,曾担负美国国防部疾病监测中间毕生高等研讨员、美国癌症研讨所高等研讨员、美国食物和药物治理局(FDA)常年客座研讨员。

今朝,本中间已开展采取CAR-T治疗复发/难治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与淋巴瘤的临床实验项目,正不竭招募合适进组尺度的自愿者,且免去治疗时代的一切用度

在CAR-T的临床利用进程中,我们深入意识到DNA毁伤与癌症的产生成长高度相干。NMN是否可以使CAR-T细胞具有更高的抗肿瘤活性?在CAR-T治疗时代患者是否可以服用NMN进行帮助治疗?结合治疗的后果若何?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题目,也是本中间此后的研讨标的目的之一。